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典范探讨

浅析《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适用问题

发布日期:2018-01-18 信息来源:监察部/纪委办公室 作者:周荥辉 字号:[ ] 分享

根据公司纪委要求,纪检监察部近期对《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组织了专题学习讨论活动,通过一段时间的系统学习和深入讨论,大家进一步加深了对《条例》的认识和理解,对今后的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党的纪律是维护我党团结统一的有力武器,是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重要条件,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得以实现的重要保证,对于增强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密切党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我党从诞生之日起就非常重视纪律建设,历次党章都对党的纪律作出了明确规定。在当前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的发展阶段下,我党面临着长期执政和改革开放的双重考验,需要认真解决好“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两大历史性课题,在这样的形势下,加强党的纪律建设更为重要。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是关于党的纪律和纪律处分方面的一部重要党内法规,需要我们正确学习领会和正确把握。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贯彻“全面从严治治党”、“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的要求起着重要作用,它要求我们在纪律审查实践中必须准确理解和把握《条例》的适用问题。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牢牢准确把握《条例》修订原则。纪律审查实践中,在理解适用《条例》某一具体条文时,必须根据全面从严治党这一战略部署,按照该条例第一章关于指导思想、原则的总体要求,特别是该条例第四条关于“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加强对党的各级组织和全体党员的教育、管理和监督, 把纪律挺在前面,注重抓早抓小”的要求综合把握,即凡是依照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的规定属于违纪行为的情形, 依照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规定仍然构成违纪,不存在2016年《党纪处分条处分条例》“不认为是违纪”的例外情形;相应的,在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具体条文中 “情节较轻”的情形,而在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对应条文中则可能属于“情节较重”。比如,针对送礼行为,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第八十四条规定“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 而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第八十二条则规定“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这并不是说对2016年1月1日之前的送礼行为,在2016年1日之后查实的、本应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的将不能再给予党纪处分,而是鲜明体现了“把纪律挺在前面,注重抓早抓小”的新要求。

二是牢牢准确把握溯及力问题。对违纪行为发生在2016年1月1日之前的,在处理时应当准确把握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其中:(1)根据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报经中央纪委领导同志批准后印发的《关于印发省级党委报批案件执纪审理相关文书参考模版有关问题的通知》,该款中“尚未结案的”案件,既包括在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施行前已立案、但在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施行后才处理的案件,也包括在2016年的《党纪处分条例》施行后立案、但涉及的违纪行为发生在《党纪处分条例》2016年1月1日起施行前的案件。(2)该款中“处理较轻的”,是指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分则中对某一中违纪行为的处分档次比当时的规定或者政策(比如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1997年《党纪处分条例(试行)等》规定的处分档次要轻,处分档次较轻是指最高档次较轻,如果最高处分档次相同,则指最低处分档次较轻。比如,某一党员领导干部在2016年1月1日之前,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录用中为子女谋取利益,在2016年1月1日之后被组织发现,对这一违纪行为,依据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第六十六条规定,可视情节给予警告直至留党察看处分;但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第七十四条第一款则规定此行为可视情节给予警告直至开除党籍处分。两者比较,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第六十六条规定的处分档次最高是留党察看处分,而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第七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处分档次最高是开除党籍处分。显然,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第七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处分档次处理要重,故对该违纪行为仍应依据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第六十六条之规定处理。(3)对于开始于2016年1月1日以前,连续或者继续到2016年1月1日以后的行为, 以及在2016年1月1日前后分别实施的同一种违纪行为,应适用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4)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总则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属于纪法衔接专门条款,每一条均涵盖某一方面大量的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类的违纪行为,与2016年1月1日之前的规定或者政策在处理上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不存在“处理较轻”的情况。(5)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一直是作为党中央集中整饬党风的重要内容,修订《党纪处分条例》中擅自用公款包租客房供个人使用等违纪行为最高处分档次的同时,明确规定在纪律集中整饬过程中不收敛不收手的应当从重或者加重处分,进一步释放对该类行为越往后执纪越严、处理越重的明确信号,故对发生在2016年1月1日之前的该类问题处理时“从旧”即为“从轻”, 不存在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处理较轻”转而适用的问题。

三是牢牢准确把握兜底条款适用。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关于对违反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行为的处分章节中,分别设置了第一百零四条、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百二十九条作为兜底条款,这些兜底条款党纪特色鲜明,体现了纪律的严肃性。其中,适用第一百零四条、第一百一十二条时,必须是该行为违反了廉洁纪律、群众纪律的规定,这里的规定包括党章等党内法规以及党组织根据党内法规精神制定发布的廉洁纪律、群众纪律相关的规范性文件;适用第一百二十五条时,必须是在党的工作中,不履行或者不正确履行职责,造成损失或者不良影响,不包括上班迟到早退、在岗期间扎堆聊天、炒股、网上购物等违反行政纪律、企事业单位工作纪律的行为;适用第一百二十九条时, 必须按照党章关于党员要“发扬社会主义新风尚,带头实践社会主义荣辱观, 提倡共产主义道德”的要求,紧紧围绕道德建设特别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确认行为性质以及是否确属严重违反社会公德、家庭美德。

四是牢牢准确把握处分档次确定。纪律审查实践中,应当根据违纪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危害程度,按照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第七条关于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的要求和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第四条关于党的纪律处分工作的五项基本原则具体确定处分档次。其中:(1)对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有明确处分幅度规定的,在适用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时可以参考该处分幅度确定。(2)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明确规定的组织进行淫秽表演、嫖娼、卖淫、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重婚等只有开除党籍一个处分档次的、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均属于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二款“有丧失党员条件,严重破坏党的形象行为”应当给予开除党籍的情形。

五是牢牢准确把握条款适用规则。适用2016年《党纪处分条例》时应当准确把握纪法衔接专门条款与分则中六项纪律部分条款的关系。一是关于违反组织纪律问题。对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或者为谋求职务提拔调整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的,考虑到此类行为首先违反的是组织纪律,破坏所在地区系统、单位的政治生态,故优先适用分则第七章“对违反组织纪律行为的处分”第七十四条或者第七十三条,不适用第二十七条或者第二十八条,但涉嫌犯罪的仍应当依照第三十条之规定移送司法机关。二是纪法衔接专门条款中第二十七条与第二十九条或者分则中六项纪律部分条款竞合时,优先适用第二十七条。三是纪法衔接专门条款中第二十八条与第二十九条竞合时,优先适用第二十九条。四是纪法衔接专门条款中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与分则中六项纪律部分条款竞合时,优先适用分则中六项纪律部分条款。五是分则中六项纪律部分条款之间竞合时,依照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处理,即一个违纪行为同时触犯分则中两个以上(含两个)条款的,依照处分较重的条款定性处理;分则中一个条款规定的违纪构成要件全部包含在另一个条款规定的违纪构成要件中,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使用特别规定。(编辑:张晨)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